為人民而寫 創作不負時代的文學作品

作為重慶本土的文學作家,他們都懷有一顆“赤子匠心”,深愛著腳下這片土地,更用充滿家國情懷忠誠大義的文字,默默辛勤書寫和耕耘著這片生命家園。 重慶市第五次作代會結束之後(2月12日至15日),中國網新重慶外宣平臺特邀請到重慶市幾位作家代表,以新時代重慶文學發展為主題進行對話訪談。他們都從各自多年創作的實踐,認真談出思考、體會和觀點,有的在談到動情之處時,甚是淚流滿面,感慨萬千。下面我們將對話訪談全文刊出,以供文學作家、文學工作者和文學愛好者分享共勉。

一部文學作品,一字一句都是作家內心世界的一種折射,也更是現實社會的映照。作為當代文學作家,如何做到與黨同心同德、與人民同向同行,去書寫重慶文學的新篇章?

李光飛在接受採訪時説,不論時代怎樣發展,只要我們始終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就能不斷創作出不負時代和人民的文學作品,就能引領社會風尚的價值取向。他説,在重慶本次作代會上,市委書記陳敏爾對“中心”思想已講得非常明確到位,為我們重慶文學發展指明方向。在今後的創作中,他還要不斷學習領會和落實其重要精神。

重慶市梁平區作協主席、梁平區文聯副主席、重慶文學院創作員李光飛肖方宇 攝

長期以來,重慶作家高揚文學理想,知難而進,深學篤行,砥礪初心,奮起直追,肩負起新時代作家的擔當使命。

隨著時代發展,如何打造精品力作、奉獻高品質的作品,已成為作家更緊迫的任務。但文學創作的難點依然存在,李光飛説首先是創作難,難在時間精力都不夠。由於區縣多數作者不是專業作家,他們白天要工作,下班後或節假日寫作的時間也不多,所以常為寫作時間少感到苦惱。近年來,他將創作重心轉向長篇小説後,對此更是深有體會。寫作的艱苦與寂寞,未經歷之人無法理解。雖説天道酬勤,但長篇小説創作就是“十年磨一劍”,一點沒誇張。他一部40萬字的長篇小説新作《黃泥巴小街》,就前後歷時10餘年時間。

其次是文學作品宣傳推廣難。長篇小説創作,是一個長期艱苦的系統工程。一部作品出來,怎樣讓更多讀者了解、喜愛和閱讀,也是作家考慮較多的事情。除作品本身的品質,宣傳推廣尤為重要。若能按作品類型採取相應的推廣,一定能達到好的宣傳效果。李光飛説:“就像我的一部作品,剛結稿就有評論家寫出評論發在《文藝報》上。當然,我不能説我的作品就是好作品,這必須要讓讀者説了算。但對多種形式的宣傳,作家一定都很歡迎和需要。”

作家也要不斷認識和超越自我,即在深刻剖析社會人性的同時,也要深刻認識自己的人性。創作高品質的文學作品,提高自身修養素質非常重要。他認為作家要在兩方面做好:一是自身道德修養。都説文如其人,無德者一定無品,作品都會在字裏行間,反映出作者的思想傾向和情感訴求,同樣也會反映出作者的境界與格局。二是自身文學修養。作品能否打動感染人,讓人産生共鳴,除情節之外,語言和架構也很重要。這需要作家多閱讀積累、多交流請教、多觀察感悟,才能讓文筆更加有力、犀利和傳神。

文學雖然是個人的創作藝術,但在青年作者成長的路上,還是需要文學前輩必要的點撥和指導。

李光飛認為,重慶若能有一支良師益友的文學指導隊伍,對青年作者進行點對點、面對面(含視頻)具體幫扶,尤其是對他們的作品進行輔導、剖析、改稿等,相信他們一定很歡迎。重慶作家梯隊的形成,是重慶文學今後發展的基礎,文學事業需要承上啟下。他説,指導一位作者,首先要從創作提綱開始。同時還要根據不同的寫作風格確定題材,再共同探討逐步改稿。在他的鼓勵下,梁平區現已有6名作家開始長篇小説創作。這些年他本人也出版有中篇小説《陷阱》、報告文學《打開幸福之門的人》、長篇小説《最後掙扎》《真愛來臨》、還有多篇雜文等。

“對作品要説真話,改稿會就是專門挑刺找毛病”。他介紹,在以往改稿會上,“歌功頌德”多,真實建議少。在《黃泥巴小街》的改稿會上,他就邀請多位資深專家學者,結合各自多年的審稿創作經驗,圍繞小説構思、語言結構、人物塑造、情感表達、主題呈現,從優缺點方面進行詳細點評和剖析,到最後提出詳細修改意見。從2019年3月《黃泥巴小街》一稿出來,到2021年12月最終定稿,除了需要堅持和毅力,其實就是學習提高的過程。眾人拾柴火焰高。寶貴的修改意見讓李光飛少走好多彎路,他説真是“勝讀十年書”。

李光飛認為,現在各種文學講座和培訓已開展得有聲有色。對多數初學的青年作者而言,若能聽到一堂或幾堂專門對經典作品的立意、背景、架構、情節、語言、人物、開篇、結尾等具體的專題剖析鑒賞課,他們一定非常受益。

在創作中,李光飛説,作家一定要時刻牢記自己肩上的社會責任與擔當。他近期的長篇新作《黃泥巴小街》,就是以渝東北黃泥巴小街為主背景,以整個社會變遷、思想轉型為著力點,通過系列故事情節和情感糾葛矛盾,把人物命運和歷史進程相聯結,講述農民對祖輩土地的深情,描繪在祖國大地上發生的滄桑巨變。據悉,這部作品已列入《重慶市作協定點深入生活項目》《重慶市當代文學藝術創作工程規劃(2020-2021年)區縣項目、(2021-2022年)市級項目》和《2021年度重慶市文藝創作重點資助作品》,並於今年出版。

李光飛對他家鄉梁平充滿感情,介紹梁平歷史悠久,人傑地靈,仕篤儒風,靈秀文明,是著名的“中國民間文化藝術之鄉間”,有上百個非遺項目。其中梁山燈戲、梁平木板年畫、梁平癩子鑼鼓、梁平抬兒調、梁平竹簾等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歷史上還有佛門巨擘破山海明大師和一代大儒來知德等,這些都是梁平地方的傳統文化。

優秀的傳統文化不能丟,那是國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脈,需要我們薪火相傳代代守護,也更需要與時俱進推陳出新,使之綻放出燦爛的時代風采。他認為,作家也需要多去沉浸式體險,同非遺傳承人士交朋友,挖掘整理非遺史實、人物、特色技藝和故事等,去理解走進他們各種喜怒哀樂的訴求,保護、傳承和利用好非物質文化遺産,把傳統文化融入到文學創作中,形成具有民族特色的厚重作品。

好詩出自靈性和鮮活的生命體驗。趙曆法對詩歌創作也一樣酸甜苦辣感悟頗多。他認為,詩人須有家國情懷、時代使命感,要以現實生活浸潤和歷練的一顆心,去抒寫心底之聲。創作來源於靈感,靈感來源於生活。他創作的詩歌充滿人間的煙火味,遑論親情、友情,自然風物和社會現實,俯拾皆是詩,入眼萬般美,他都寫得樸素而真摯。多年來,他的詩歌作品散見於《詩刊》《星星》《紅岩》等全國文學刊物,已出版有《胸中的濤聲》《春風吹著秋》《天空很藍》等詩集,以及詩歌評論集《走進詩人的心靈世界》等專著。他説,詩人可以寫白了頭髮,但不能寫老了良知。重慶詩人歷來與大山大水十分親近相擁,每位詩人都非常勤奮努力。

隨著時代發展,文學要打造精品力作,在創作過程中總會碰到各種“難點”。在面對“難點”時,趙曆法認為,作家的政治敏銳性、政治站位和境界要高,眼光要遠,要用心用愛深入生活,紮根人民,切忌一種急功近利、浮光掠影、淺嘗輒止和無病的浮躁態度。同時,“我們還要以重慶本次作代會為契機,用心感悟生活、感悟時代,不斷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從旗幟鮮明講政治的高度去認識‘四力’,才能在創作實踐中,歷練好為時代而歌的文學之筆”。

時代在發展,網路文學開始涌現。隨之魚龍混雜,也出現一些快餐式垃圾氾濫的現象。趙曆法認為,由於網路文學寫手普遍缺乏紮實的文學功底,只是一味迎合少數消極頹廢甚至暴力恐怖的閱讀興趣,造成作品大多以獵奇捕怪為噱頭,不僅故事情節相似、人物命運雷同,更缺乏思想性和藝術性。大眾文化消費嚴重商業化,網路文化市場導向媚俗化和單純追求點擊率,對這種不良現象,不是短時間就能解決,還需要建立健全文化網路管理體系和嚴格相關法律法規。

在青年作家隊伍建設上,他建議一是要建立健全人才庫,分類建立優秀青年作家及重點文學創作人員檔案;二是要抓好先進典型,完善獎勵制度。在加強文學創作的扶持力度中,多給青年作家思想生活上的關心,為他們的優秀作品出版排憂解難。還應線上上線下為重點文學作品舉辦研討會和宣傳推薦活動,採取多種形式加快青年作家隊伍建設,讓他們及時得到扶持和成長。

重慶文學如何走向全國走向世界,這也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在守正創新的今天,文學創作仍要承擔起傳承和弘揚優秀傳統文化的重任。他説,文化自信都源自於民族大義、家國情懷、時代精神、民生大計。文化自信不是一句空話,這種自信正是文學發展的動力。

“在重慶本次作代會上,我已聽到春天陣陣鏗鏘的腳步聲。作為重慶作家,身處偉大時代和美麗重慶,我更應該深入生活、紮根群眾、潛心創作,用心用情講好重慶故事,用腳力和筆力書寫重慶偉大建設和改革成果,為時代鼓與呼,為人民歌與唱。”周鵬程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是這樣説,也是這樣在做。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重慶市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重慶新詩學會副會長周鵬程。 肖方宇 攝

談到重慶文學,周鵬程介紹,長篇小説《紅岩》從面世到成為經典之作,重慶作家在紅岩精神的感染和激勵下,文學優秀人才輩出,文學創作碩果纍纍。重慶文學從來沒有忘記打造自己的矩陣。從《檸檬葉子》到《無限事》,詩歌重鎮名副其實,重慶詩人前赴後繼;從《將軍決戰豈止在戰場》到《燕子的眼睛》《藏地心跡》,重慶報告文學從來沒有停息過對歷史的回望、時代的歌唱。

文學創作的難度在哪?他説不在於寫不出作品,不在於發不出作品,而在於怎樣創作出精品力作。迄今,重慶文學還沒有出現“茅獎”作品,重慶文學發展還存在短板和不足,其思想深邃、故事精彩和文字精美的名篇力作偏少。

磨好一支筆,需下十年功。為寫好報告文學《藏地心跡》,周鵬程于2018年底到西藏高原採訪30天,承受住高原反應的難忍痛苦。完成採訪任務回來後,卻因肺部嚴重感染住院半月之久。出院回家靜養時,他又服中藥29副,近一年時間才基本恢復健康。這次經歷讓他感悟不少,他説作家只有以“板凳坐得十年冷”的藝術定力和“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執著追求,用真心真情積累思考和提煉創作素材,才有可能打造出扛鼎之作、傳世之作、不朽之作。

如果把“魯獎”、“茅獎”等比作是文學賽場,那麼作家就是運動員。談到對青年作者的幫扶,周鵬程表示,不僅是重慶有需要,就是其他省市的青年作者若有需要,他也一定會毫不保留,不遺餘力。

沒有運動員,誰去參賽?沒有優秀運動員,誰去摘獎奪冠?他認為,重慶文學發展還要加大力度培養優秀“運動員”,才能不斷增長梯次,壯大規模,“青出於藍勝於藍”。

近年來,重慶已頒布實施“文學領軍人才”“重慶英才計劃”“重點作品扶持”等政策。他説,重慶作家是幸運的。但重慶仍需要加強和改進文學評獎、文學扶持管理,以及規範評獎程式、嚴格評獎標準、嚴肅評獎紀律。如果能把讀者的“表情包”作為評獎的“風向標”,把低俗、庸俗、媚俗的東西拿下來,把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力作推廣好,把有情懷、顧大局、有實力的作家扶起來,他相信重慶文學的發展,一定會迎來更加繁榮的春天。

“我自己也有信心決心努力寫好作品,為重慶文學發展貢獻一份力量”,他表示,重慶作家一定都會牢記“國之大者”,在新的“趕考”路上,以手中之筆、眼中之光、胸中之志,謳歌偉大的時代偉大的人民,講好重慶故事中國故事。

作為重慶女性小説作家,在開完重慶本次作代會後,郭琳(筆名葡萄)與其他大會代表一樣,在深受鼓舞振奮的同時,又深感責任重大,更加堅定創作的正確方向。

重慶文學要打造精品力作,不負重慶人民的重托期望,作家就要不斷奉獻高品質的文學作品。郭琳表示,文學創作就是一個 “心和勤”字,沒有任何捷徑可走。所以,她説作家需要不斷增強閱讀量、提升寫作技能、提高對世界的思考和認知能力,要靜下心來孜孜不倦學習,要有為社會擔當責任而創作的初心,而不是把寫作當成一種沽名釣譽的工具。

寫作是快樂的創造,也更是辛苦的勞動。大多純文學作家都是邊工作邊創作,要犧牲很多休息時間,還要克服想不到的困難。她講到在創作長篇小説《閨蜜》《老宅》時,就曾把眼睛寫壞(現已換成晶體),把腰椎寫傷,讓父母家人十分擔心。她經受不少病痛的折磨,也更考驗自己的創作毅力。其間,她也曾有過打退堂鼓的想法。都説打鐵首先要本身硬。郭琳認為,作家若無良好的文學氣質與修養,想要幾十年如一日堅持文學創作,並做到淡泊名利和各種不良誘惑,以及引導讀者提升文學鑒賞能力和審美能力,那只能是一句空話。她説,作家首先要立德,立德才能立心。

據介紹,郭琳曾到殯儀館體驗生活,了解殯葬工人的生活工作狀態,並寫出長篇報道 ,宣傳殯葬工人為逝者和逝者家屬辛苦服務的事跡,她以此來開拓自己的創作視野。另外她還多次關心和幫助殘疾人,並親自體驗他們坐輪椅的艱難,向有關部門反映他們的需求和困難,向社會呼籲關愛尊重殘疾人,以還他們的人格尊嚴。

她表示,作家要做好社會良知的代言,就要深入到群眾中去吸取營養,將自己的思想情感貼近群眾,以磨礪自己的一支筆。群眾的生活疾苦和願景嚮往,以及他們豐富的社會生活,都是文學創作最接地氣的素材。其中一些看去很平凡普通的事情,卻蘊含一個時代的進步與社會的變遷,有時也揭示人性的醜陋,或折射出人性的光輝。

中國民主同盟盟員、重慶市作家協會會員、重慶市網際網路界聯合會專職副秘書長郭琳。肖方宇 攝

她認為作家需要不斷突破自我寫作的瓶頸。在紮實的寫作基礎上前行,不能用千篇一律的格式寫作,就像一個人吃一盤菜,若天天一種味道,自己也會吃膩。所以,作家還需不斷探索表現手法的創新,學習國內外優秀作家的創作手法。她説這雖然有難度,但也非常有趣甚至奇妙,因為寫作可以選擇多種體裁風格。

相比重慶詩人,小説作家佔比例少,女性小説作家特別是創作長篇小説的女性作家更是屈指可數。在創作思路上,郭琳曾有過很大轉變。在早期創作中,她圍繞情感題材較多,平時的閱讀也以情感類型為主。久而久之,造成思維局限和生活體驗不足,某種程度上影響她對文學創作的駕馭能力和提高。

女性作家的思維模式和男性作家不同,她為了打破這種局限性,並開始嘗試閱讀男性作家愛看的作品書籍。2021年,她閱讀1000多萬字的作品。除看書以外,她每天還要用手機聽書兩小時。在開闊視野之後,她不但萌生小説創作的新意,同時還嘗試過“魔幻現實主義”的手法,把花寫成人,把天鵝代入自身,以此寫出新作品。

郭琳介紹,作家很需要每天花時間自學、閱讀和寫作訓練。其實練筆也能見縫插針和隨時隨地,比如一段微信文字表述,一個短視頻製作,都是練筆練腦的好機會。另外閱讀也可以利用一切碎片時間“聽書”——步行、開車、健身、午休和晚上入睡前,這樣一天累積下來,會獲取不少文學知識。

她認為,女性小説作家要揚長避短,不斷克服自身的弱點,擴大閱讀視野、提升理性思維模式,要有大格局、大胸懷、大境界的創作觀。還要多關心人類命運、社會進步和發展,不能只堅持小女人那种太自我狹隘的文學觀。

近年來,網路文學發展迅猛,從小眾自發創作行為延展成頗具規模的文化産業,傳統文學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

兩者關係如何融合發展?郭琳認為,應該“讓純文學作家‘網路化’,讓網路文學‘文學化’”。純文學作家在網際網路平臺發表純文學作品,是為提升網路文學品質,從而起到更廣泛快速學習交流的作用。但網路寫手還需不斷潛心學習沉澱,並再下功夫精心打磨創作,才能成為真正意義上有素養有品質的文學作家。

漢語文字是世界上最具魅力的文字, 創作一定要敬畏漢語文字,不能故意去製造所謂的網路錯字詞彙。她認為,文學創作的量變需要質變,不是那種呆在家裏就能虛構一本“玄幻”的寫作,或者用回車鍵創作N首詩歌,卻不考慮文學的思想性和內涵的語言美。若把碼字都當作謀生盈利的商品,只會炮製一大堆毫無營養的快餐垃圾,充斥文華市場,去害人害己。

文學宣傳推廣現已進入新媒體時代,是機遇也是挑戰。她認為,重慶網路媒體和作家之間,可以形成有效的合作關係,搭建網路推廣平臺,線上上線下廣泛面向社會,更好宣傳推廣重慶作家的優秀作品和成果。

重慶文學索然創作碩果纍纍,但也存在一些“短板”,比如作品不夠精,品牌不夠響,人才不夠足,陣地不夠強等現狀。強雯介紹到,重慶本次作代會的召開,對自己以及渝中區的文學創作者,都是一次很大的激勵和鼓舞!不僅讓我明確創作的方向,也讓我更切實感到了重任與壓力。

在談到創作時,她説創作方法有千萬條,但以人為本是最重要的一條。文學創作“以人為本”的概念,已擴大了外延與內涵。創作不僅在重要歷史節點以人為本,其作品也要讓更多的人能看得懂喜歡看,甚至讓幾代幾世紀的人都能看,一定要有流傳的品質與核心。文學作家應該要有經典意識,並且向經典溯源,因為那些被讚不絕口的作品和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作品,就是開卷有益,以人為本。

固本強基夯實基礎,守正創新煥發活力。她認為,文學創新必須要立足成熟的經驗和技巧,可從經典名著中找創作思路。比如老捨得《四世同堂》、張恨水的《啼笑因緣》等現實主義的題材,其人心、文心、身心,都曾引起社會和讀者的共鳴。據了解,強雯目前已出版長篇小説《吃鯨魚的騾子》《養羞人》,散文《重慶人絕不拉稀擺帶》,中短篇小説集《石燕》,主編圖書《母城之光》等。

強雯説:“渝中區作協近年開展‘青年作家扶持計劃’、實施市作協‘重慶文學公開課’等一系列工作,為作家做實事,受到大家肯定。特別是傳承母城文脈方面,深入挖掘和尋訪母城文化,講好重慶故事中國故事,取得一定成績和經驗”。她表示,母城文化是巴渝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們將更加深入探討“繼續深耕母城文化”的思路,挖掘精華,彰顯特色,發揚光大,“讓母城文化走向全國、走向世界,讓更多人感受到它的風采魅力,不斷增強我們的文化自信”。

我們文學的底氣在哪?蔣登科根據自己多年探討和思考的認識,從三個方面回答了媒體的提問。

他介紹,我國改革開放以來,文學從“拿來”到“輸出”,從以學習別人為主,到把我們的文學理念以及對於人生、社會、歷史的思考融入文學,用文學的方式展示中國形象,把中國形象以文學的方式推向世界,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來之不易。

“文學進入新時代,和社會發展緊密相關,文學是對社會、時代的‘文學的回應’”,他説面對這種文學的回應,“我們應該有文化自信,這是我們這個民族的精神力量。對於文學創作來説,自信就來自我們文學的底氣。”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重慶市作協副主席、重慶市中國當代文學學術帶頭人、西南大學中國新詩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導師、西南大學出版社副社長蔣登科。 肖方宇 攝

重慶是一座具有悠久歷史與深厚文化積澱的城市,有著久遠深厚的文學傳統。所以,重慶不僅有豐富的抗戰文化,而且還有以紅岩精神為代表的紅色文化。

新時期以來,從傅天琳、李鋼到李元勝、冉冉、冉仲景、張遠倫,重慶每一代人都有代表性的作家和作品,尤其在詩歌創作方面成就突出,為重慶文學的發展奠定基礎。這批人所具有的號召力,也在帶領年輕作家成長。據了解,重慶市作協目前已有會員已2113人,其中“重慶文學獎”“文學領軍人才”“重慶英才計劃”“重點作品扶持”等扶持項目,重慶也都相繼出臺。

“當我們的弱項逐漸減少,或者弱項逐漸變成了強項,我們的創作水準就會有所提高”,蔣登科認為,在每位作家的成長中,扶持與關懷很重要。文學創作雖然主要是個人的情感活動,但作者卻不能只報著一種“等待被關懷”的心態。一個人如果真的熱愛文學創作,就應該首先設法提升自己的創作水準。比如多閱讀經典作品,多走進現實生活,多參加文學交流,還要敢於聽取批評意見,避免急功近利的心態,這樣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弱項,才知道從哪方面去努力。

什麼是文學的底氣?蔣登科認為,文學的底氣就是擁有大量的優秀作品,這些作品並且具有原創性、獨創性,更有一種不可替代性和廣泛的社會影響力。無論是作家個人,還是一個國家和地區,如果沒有大量的優秀作品,就很難擁有文化底氣,自信就會缺乏深厚的根基。因此,他認為培養優秀作家、創作優秀作品,是增強文學自信的根本途徑。

蔣登科表示,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學,每個時代的文學都存在需要突破的方面。但文學創作的難點對於不同的人也可能各異,但突破困難的最終標準卻是一樣,就是看你能否寫出優秀作品。優秀作品的標準很簡單,就是讀者、同行都喜歡,具有唯一性、原創性,即使過去十年八年甚至幾十年幾百年,人們還會不斷提起和瀏覽,成為文化一種不可替代的存在。

“在整個文學活動中,文學評論具有發揮獨特的作用,但主要是指那種以批評為核心的文學評論”,他説以讚揚為主、缺失批評特質的評論,對文學創作很難有實質性的幫助。真正優秀的文學評論應該是在開闊的歷史、文化、文學視野中,站位高,紮根深,具有明確的問題意識,並且能夠準確找到解決問題的方式,將肯定、批評、引導有效結合,達成作家和批評家的“共謀共識”,這樣才有可能形成良好的創作和批評氛圍,讓優秀的文學評論真正成為文學發展的“助推器”。

言為心聲。蔣登科説,作家筆下的東西,其實就是他的存在方式,就是他的水準水準之所在。所謂“磨好一支筆”,其實主要就是個人的問題,即天賦、視野、底蘊、生活積累等等,都會對作品的格局、視野、表達方式、創新程度等等,具有根本性的影響。

“我是一個小人物,只能做一些小事情,但是我堅持做小事情”,蔣登科説,就像研究文學這件“小事情”一樣,要慢慢去做,要有自我磨練的過程。據介紹,他進入文學研究領域已有40多年,已出版有《九葉詩派的合璧藝術》《九葉詩人論稿》《中國新詩的精神歷程》《重慶詩歌訪談》《重慶新詩的多元景觀》《文體意識與精神疆域》等詩學研究著作近20部,科研成果多次獲得重慶市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重慶市“五個一”工程獎、重慶文學獎、重慶藝術獎等,他本人也獲得“重慶市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稱號。

蔣登科認為,文學創作有其獨特性,是以文學的方式書寫,以精神的方式呈現當下人的生存狀態、情感方式、精神取向、生命體悟、價值觀念等。文學探索不能斷了“文脈”,“我們有責任將優秀傳統文化的強大動力,融入到現實、生活和情感之中”。

“我們還應該多花些時間去思考重慶文學在中國文學中的地位,思考重慶文學以及每個作家在中國文學界的位置和差距”。他表示,我們都期待重慶文學“春天”的到來,但“春天”最終是否能到來,主要看每個人是否找準和擺正了位置,是否找到努力的方向, 並通過努力縮小這種存在的差距。(木蘭 夏婷/文,肖方宇/圖)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關於我們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