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伊尔丝·科赫?杀人剥皮的纳粹女魔鬼

1945年4月10日,攻入德国的盟军中有一名美军侦察兵,在无意中最先发现了后来被称作布痕瓦尔德的集中营。随着这个集中营的被发现,一起人类历史上最惨绝人寰的罪行也随之浮出水面,甚至在多年后,被德国政要称之为“德国历史上最为黑暗的一页”。

1950年11月27日,德国奥格斯堡,一场对纳粹集中营战犯的审判,正在进行。此次审判不同以往,首先被告是一位纳粹女战犯,其次她也是此次审判的唯一被告,最重要的是她被控告的罪行不是使用了哪一类凶器,或是杀人统计惊人,而是有人指控她藏有一大批艺术品,其中包括钱包、书籍的封套、灯罩。材料居然是人皮,而亲手剥下这些人皮的,正是眼前的这位纳粹女战犯。

伊尔丝科赫,1906年出生于德国德累斯顿,于1932年加入纳粹党。1936年她前往在柏林附近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担任看守和秘书。1937年,她来到德国图林根州魏玛附近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工作,担任看守主管。这个集中营也是德国最大的劳动集中营。伊尔丝进入集中营后,开始学着周围人的样子打骂犹太人。最开始她还会有些不忍,但是这种残存的良知,招来了她纳粹同伴的嘲笑。在她纳粹同伴的带动下,伊尔丝科赫的良知渐渐泯灭,而随后的一个人,更是将她推向了恶魔的边缘。

卡尔科赫是一名极端狂热的纳粹党员。因为对纳粹党的无比忠诚,以及对犹太人的异常凶暴,他的官职一路高升。他先后担任了萨克森豪森、玛伊达奈克和布痕瓦尔特三个主要集中营的首任司令官,军衔晋升为党卫军上校。1934年,卡尔科赫在纳粹党内结识了伊尔丝。两年后二人结婚,伊尔丝也改用了丈夫的姓氏,成为了科赫夫人。1937年她跟随丈夫来到了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凭借司令官夫人的身份,她从一名普通的看守成为了看守主管,军衔也升至为党卫军上尉。

在纳粹集中营中,有着一项规定,那就是送到集中营的所有人,都要先进行所谓的体检。这种体检是对囚犯是否有劳动能力进行评估、筛选。只有拥有劳动能力的青年男女才能通过“体检”。而那些在纳粹集中营看守们眼中,缺乏劳动力的“无用之人”,如老人、小孩和孕妇,则被全部送往毒气室,直接毒死,或者送往医学实验室,供纳粹进行惨无人道的医学实验。由于许多囚犯或多或少了解“体检”的含义,那些被视为缺乏劳动力的人们,不得不抬头挺胸、阔步前进,尽量装出身体强健的样子。但是,绝大多数囚犯都难逃纳粹医生们的眼睛。他们被拽出队列,直接被押入送往毒气室的队伍中。

伊尔丝科赫刚刚到达布痕瓦尔德不久,她便对这惨无人道的“体检”产生了兴趣。 于是,她也加入了纳粹医生的行列。她时不时地提醒医生,哪个囚犯在捣鬼作弊,甚至不顾可怜的老妇人百般挣扎,奋力将她们拉出来,再朝她们身上恶狠狠地踢上一脚。

一批法军战俘从德法边界的战俘营转到了布痕瓦尔德。他们当中有一些来自普罗旺斯省山区,那里许多男子都有在身上刺花纹的习惯。此时的伊尔丝感觉终于等来了自己大展拳脚的机会。伊尔丝有自己的剥皮理论,她认为肾上腺激素增加,能够提高皮肤的透明度,使皮肤更加明亮透彻,所以,有着“布痕瓦尔德娼妇”之称的伊尔丝科赫,当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只要她的丈夫卡尔科赫三天不在营里,或是去别的其管辖内集中营后,她便会不顾一切地寻找情人,而且丝毫不顾忌司令官夫人的身份。

伊尔丝荒淫成性,在她得知自己将被审判的时候,她便策划了一个变态的计划。伊尔丝了解到在美国法律中,怀孕的女人是不能被判死刑的,所以在达豪集中营旧址的美军战犯看守所内,伊尔丝便开始极力地勾引美军看守以及身边的男性战俘,妄图与他们发生关系,使自己怀孕逃脱死刑。最终伊尔丝的阴谋得逞了,她成功勾引到了自己青年时期的好友——同为战犯的弗里德里希谢佛。1947年,美国法庭在对伊尔丝的身体状况进行核实后,才将其死刑判决改为终身监禁。

此次审判历时七周,在此期间传唤250名证人,包括50名警卫。至少有四个独立的控方证人作证说,他们看到科赫挑选有纹身的囚犯,然后将其杀害,或者曾见过或参与过用有纹身的皮肤做人皮灯罩的过程。然而,最终控方选择撤销这个指控。因为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她曾选择有纹身的犯人来杀害,没有任何物品能证明她拥有人体皮肤。1951年1月15日,法院作出宣判,判决书长达111页,科赫没有出现在法庭上。她被定罪,罪名是煽动谋杀、煽动企图谋杀、煽动犯下严重的身体伤害罪。1951年1月15日被判处终身监禁,并被永久剥夺公民权利。

1967年9月1日,伊尔丝科赫在艾夏女子监狱写下了自己的遗书。她在遗书中写道:自己这些天经常做梦,梦里有许多集中营的囚犯来向她索命。这些囚犯朝她的脸上吐口水,并骂她是杀人不见血的恶魔。她多次被噩梦惊醒,她现在已经无法再承受这一切,她要将这一切结束。1967年9月1日科赫在艾夏女子监狱上吊自杀身亡,此时她60岁,尸体被埋葬在艾夏一个无人照管的墓地里。曾经作为这座集中营的主管看守,魔鬼般的伊尔丝科赫,也将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远地被世人唾弃。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